墨西哥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累计确诊1094例


截至发稿,高玮仍处于居家隔离状态。3月31日,外交部发言人就有记者提出关于中国海外留学生的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 当地时间3月27日,首尔江北区工作人员给我快递来了一瓶洗手液、一包普通口罩、消毒喷雾、橙色医疗垃圾专用垃圾袋以及一支快速测温计。此外,包裹里还有一个写有我的姓名、住址及详细隔离日期的文件,文件上还说,如果不严格履行隔离义务,我将会面临最高300万韩元的罚款。

问:当前,全球疫情多点暴发、持续扩散,一些海外中国留学生希望返回中国。请问你是否了解中国政府目前对海外留学生回国问题有何考虑?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我在巴黎买的口罩坏了,机场工作人员送了一个全新的N95口罩给我。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

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

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强化限制区”(Enhanced restricted area)字样的区域。洗手消毒后,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

到达2号航站楼的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大韩航空柜台没有人排队,值机、过海关、安检,全程畅通无阻。进入候机大厅后,我才发现乘坐这架航班的人并不少,目测大约90%以上是说着韩语的亚洲面孔,各自戴着口罩等候登机。仿佛受到集体无意识的催眠,我也拿出了此前购买的口罩戴上。

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

从巴黎到首尔,我在11个小时飞行之后,又在机场滞留超过9小时,直到新冠肺炎检查结果出来后,才得以坐地铁回家,期间一共花费超过30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