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爱心!湖北咸宁为武汉加“鱼”
来源:传递爱心!湖北咸宁为武汉加“鱼”发稿时间:2020-03-27 14:04:35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在建议,尽早离境。我虽有所担忧,却又觉得还没过正月初七,没必要这么早,盘算着先改到2月中旬走。安全起见,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心想时间尚早,也就算了。

腊月二十八,几番纠结过后,我取消了原定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腊月二十九,取消了安排在本地的同学聚会;进入正月后,每天起床关心的,只有疫情……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在收到坏消息的同时也有好消息:第一批“曲线返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易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大概是航空公司不愿冒风险运送不符合条件的旅客入境吧。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我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 当地时间3月21日,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前人烟稀少,只有一名女士在拍照。

△ 当地时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一名女子在近乎无人的乔治大街上登上一辆轻轨车。

此外,“钻石公主”号邮轮确诊的乘客及乘务人员确诊712例,日本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246人。

与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而澳大利亚政府在离开中国后到第三国停留十四天之后是否可以入境这一问题上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而我则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事态发展,毕竟当时距离开学还有一个月。

△ 当地时间2月29日,曼谷街头,为中国加油打气的标语。摄影:柯伟林

△ 当地时间3月20日,暂时关闭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健身房。摄影:柯伟林